网约车新政调查出租车公司降份子钱司机拟转

2019-12-05 04:44:28 来源: 和田信息港

约车新政调查:出租车公司降份子钱 司机拟转入约车

成千上万个出租车司机也面临新的抉择:到底是继续干出租车,还是自己买车来从事约车,或者干脆不在这个行业中发展。

出租车的暴利时代也该结束了。张伟(化名)说。

作为深圳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张伟曾经是月收入过万元的高级蓝领,但随着约车政策的出台,如今他却开始思索,究竟要不要转投约车的怀抱?

继上周《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后,8月1日交通部发布《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一方面肯定了约车的合法地位,另一方面当服务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经营者应承担先行赔付。

这给了很多出租车司机新的选择。

除张伟外,人在福建福清市的刘大龙(化名)是当地的一名出租车司机,但和几名老乡这几天都没有上班。近,他和很多人反复商量:该不该买车去从事约车。

犹豫的事情是,如果都搞约车,大家还有饭吃吗?8月2日,他很谨慎地对说。

面对约车的冲击,尽管各地出租车公司开始降低承包费,也就是所谓的份子钱,但是司机们仍然萌生去意。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宁波、南京,以及深圳,成千上万个出租车司机也面临新的抉择:到底是继续干出租车,还是自己买车来从事约车,或者干脆不在这个行业中发展。

而这一次行业生态地震,其影响仍然在持续,也仍需继续观察。

出租车公司调降份子钱

张伟告诉,现在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降幅很大。

从去年开始,他所在的出租车公司给每辆出租车每月降低1000元费用,另外政府每月也降低了1000元费用。这还没完,从今年8月开始,出租车公司再次对每辆车降低了1000元收费。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出租车因为约车合法开始降低份子钱的情况,在各地已经大幅上演。

比如宁波今年3月1日起试行《关于深化宁波市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意见》,取消市区出租汽车每年1万元的营运权有偿使用费。而广州、兰州等地早已采取补贴等方式,开始降低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

据了解,出租车们司机对份子钱早有怨言。多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这个份子钱太多、太过分。以一个价值6万元的出租车为例,如果每月交1.5万元的份子钱,4个月就可以收回成本,出租车公司只需要每年缴纳几千元的保险和年检费,利润太高。

事实上,出租车真正贵的是牌照。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很多地区一般不多发出租车牌照,比如一个2000万人口的城市,出租车只有1万多辆,这就使出租车显得尤为金贵。

出租车公司有出租车牌照,这是垄断稀缺资源,它自然是要获利的,获利的模式主要是把牌照交给司机来使用,实际上是拿上了总代理,再来搞分销。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教授表示。

但是,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出租车公司们也不得不改变策略。此前,交通部调研发现,因为约车的出现,导致出租车司机月收入下降了30%左右。

王锡锌教授认为,各地出租车公司开始降低份子钱,这是改革带来的红利,也是新技术的倒逼。互联 的新经济模式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潮流,这次的约车的改革,整个思路是把约车和传统出租车放在一个系统中,进行系统改革。在这个背景中,出租车份子钱下调其实是一个被倒逼的结果,在约车放开的情况下,传统出租车的模式是会被淘汰的

,不改的话就什么利都没有了。

但尽管出租车公司已经调降份子钱,司机们仍然不满意,这些钱无法弥补他们因为约车冲击造成的收入下降。

从今年以来,刘大龙他们正规出租车的生意已经被约车冲垮。据他介绍,现在每天多能挣100元左右,仅够生活开支。这一数字在去年是每天200多元,更早的时候1天达到三四百元利润都并不困难。

对张伟的影响则更大。据他介绍,过去,深圳一辆出租车每天白天晚上加起来有约1500元收入,每位司机的毛收入是750元,去掉份子钱、汽油费用等,每天还有约400元净收入,每位司机每月有1万多元。

但是,自从约车兴起后,目前一位司机每天少了约250元收入,去掉份子钱、汽油等费用后,每月仅剩下三四千元收入。他表示,即便现在政府和出租车公司加大补贴,意义也不大。

出租车司机博弈约车

在约车新政出台后,大批出租车司机开始人心思动。

张伟认为,除非每月份子钱完全不收,否则大多数司机都会转约车。

今年40多岁的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深圳像他这样了解路况,服务好的出租车司机转为约车后,会很吃香。他认为,如果单独开约车的话,一天毛收入700多元,去掉20%上交,以及购车费用等成本,1个月轻松赚2万多问题不大。

像他这样想的出租车司机并不少。我所在的公司现在真正做司机的越来越少,一个公司原先有近300个司机,现在只剩下200多人。其余的人都准备深圳出台约车细则后,准备买车来干约车出租。张伟说。

但是刘大龙并没有这么乐观。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对约车的担忧是,福清当地只有450辆出租车,但是约车可能有上千辆。现在整个出租车公司的司机基本都不干活了,如果大家都转入约车,未来会如何还不好说。

出租车司机都在等具体政策出台,大家也在商量看转不转约车。 刘大龙说。

也有人认为,其实干约车风险也很大。因为上税、审核、保险都要成本,此外,约车平台也要扣费用,这等于是交份子钱,干得多当然也交得多。现在地方政策可能还要调整,咱也不敢盲目就去开。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

另外,有一些地区因为较为特殊,所以约车也面临问题。比如北京,有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现在的问题是没有车,因为买车要摇号。

现在的北京买号很难,外地车都不会让你入。而且你要是真想干这行还得买个档次高点的车,但若是你不用了车也就浪费了。他认为,如果出租车司机都从事约车,并不一定合算。据他介绍,目前据他了解的40多位出租车司机中,想干约车的不到5个人。

截至目前,交通部《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服务规范(征求意见稿)》正在听取各方意见,而各地的约车的意见正待出台。

对此,专门对约车有研究的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顾大松认为,现在约车可以从事出租车后,原先的出租车司机是否全部要被洗牌,还要观察。

地方细则还没有出来,对车的要求,怎么办,怎么考,差不多三个月内会出来。到底如何,我觉得应该等一等看一看。他说。

而他预计约车合法后,出租车公司不会倒闭,其对车辆管理、人员管理有一定的经验。络平台可以和出租车公司合作,也能节约一些成本,这些人会是以后约车里面的稀缺资源。

宝宝厌食怎么办小孩儿便秘怎么办小孩积食怎么快速消食

北京市平谷区峪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永丰县人民医院
福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湖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济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