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早期投资人发公开信Uber内部满

2019-03-01 15:03:58 来源: 和田信息港

虎嗅注:本文作者是Uber早期投资人,风投公司Kapor Capital的米切尔·卡普(Mitch Kapor) 和弗丽达·卡普(Freada Kapor)夫妇,原标题:An Open Letter to The Uber Board and Investors,虎嗅编译。

上周日,Uber前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发表博文,控诉了Uber的种种不当行为。她提到自己遭到了来自主管的性骚扰,而公司的HR却极力保护主管,无视她遭受的不公。这篇博文一出便引起一片哗然,而Uber的投资人却缄默不言。

一直以来,硅谷以擅长“模式识别(pattern recognition)”自诩,这一科技圣地的风投人也因此发现了一个个“独角兽”公司。但万事皆有两面性,这次Uber的性骚扰丑闻也让硅谷的问题暴露无遗:

过去,Uber处理丑闻的套路常常是这样的: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向公众诚挚地道歉并发誓要洗心革面;做做样子以后,又迅速回到了往常的工作模式,继续其“狼性”文化。

高速成长、利润丰厚的公司如果有任何不当行为,该公司的投资人往往都会坐视不管,他们鲜少愿意出头指责公司高官。

诚然,

Uber早期投资人发公开信Uber内部满

Uber在市场份额、营收和估值上都取得了惊人的好成绩;但Uber内部却满目疮痍:缺乏尊重和多样性、小圈子泛滥和包庇骚扰行为……这些问题都亟待改变。

作为2010年投资Uber的早期风投人,我和妻子一直在幕后出谋划策,试图帮助Uber建立健康的公司文化。当Uber面对来自公众的批评时,我们给出了如何应对的建议,并公开表示对该公司支持——我们一直希望Uber高管作出必要的决策,给公司带来真正的改变。

2015年初,我的妻子Freada在Uber发表过一次主题为“隐藏的偏见”的讲话。我们也都收到过来自Uber高管的来信(不过Uber的CEO倒是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们),他们希望听到我们对于多样性和包容性等问题的建议。这次丑闻爆出之后,他们也咨询了我们的意见。

不得不说,我们为Uber的表现感到失望和懊恼。我们之前试图从幕后改变Uber的文化,但这样似乎已经不奏效了。所以这一次,我们决定勇敢发声。

当然,我们并不认为Uber已经错过了改变的时机,不然我们也不会写下这封公开信。但我们是时候站出来谴责Uber的不当行为了。

这次丑闻爆出后,Uber针对此事件成立了由内部人士组成的调查小组,旨在调查公司文化以及就如何改变给出建议——让我们感到失望的是,这一小组的人员选择再次证明了Uber在管理的公开透明化上实在是欠缺。

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从去年6月起受Uber雇佣,帮助该公司在国会抗议 “收集司机指纹作为背景调查”的提议;《赫芬顿邮报》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是Uber董事会成员,帮助处理公共关系事宜;利亚纳·霍恩西(Liane Hornsey)是Uber的首席人力资源官……这个调查小组由Uber内部人组成,显然无法客观地对公司文化做出准确的分析或给出严苛的建议。

我倒不是说这些小组成员本身有问题。我和埃里克和阿里安娜都见过面,他们是很的管理者。但作为Uber的员工,利益冲突使得他们很难保持中立,独立客观地对Uber内部文化给出深度和准确的评估——而这恰恰是做出改变的步。

实际上,Uber不乏才华横溢,辛勤奉献地员工。这些员工渴望自己的意见被高管听见和尊重,他们希望Uber 变得更好。

作为投资人,我们很担心Uber会再一次走套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Uber曾经有过走上正确道路的机会——多年以前,他们本可以和Project Include合作,成立一个有助于提升多样性和包容性的团队,但他们错过了。

如果Uber这次能做一次彻底的调查,并愿意在公司政策、执行、员工培训、投诉制度、情绪管理、上下级沟通机制等各个层面进行大刀阔斧的整改,那我们投资人愿意随时出手相助,献出我们的一份力。作为投资人,我们在帮助科技公司上积累了无数经验,可以为Uber源源不断地提供经验指导。

这次,我和妻子选择了公开发声,我们相信社会将对Uber投资人和董事会针对此事的作为或者“不作为”做出公正的评价。我们以往在幕后的努力都没有奏效,所以希望这一次能通过这封公开信让相关的Uber高管得到应得的处罚。

作为投资人,我们当然希望Uber成功,但成功并不仅仅是赚钱这么简单,Uber对于这次丑闻的处理会对公司形象和前景产生深远的影响。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可能加入Uber的员工都在看Uber将如何处理这件事;Uber司机、其他企业家和风投人们也将密切关注Uber会如何应对。

在这个紧急关头,我们衷心希望Uber会迈出正确的一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