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8:42:09 来源: 和田信息港

我已经快六年没有去大姨家了,听母亲说她家的那头老牛卖了,售价还可以,只不过大姨有些舍不得,毕竟它也在山地里耕种了许多年,有了现代化的耕种器具,它不得不有此命运。据我母亲讲,这头牛是大姨出嫁时,外祖父给准备的嫁妆,因为嫁在本庄也就不显得什么难看的。  提到外祖父,在我的记忆中也只有葬礼上对他“熟识”些。我时常以为他身体有些瘦小,而且有点驼背。母亲却说他很高大并不驼背也没有我说的那么瘦小。至于他的长相我更是记不清了,因为家里没有一张她的照片,仅存的一张好像在我大姨家里,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至今都不曾也不会忘记的那就是外祖父的葬礼,他的去世令家人充满了仇恨。  记得送葬那天,因我刚刚上小学,祖母怕我耽误课程,就没让我去,只和母亲带着弟弟去的,因此那发生的事情我全然不知,不知道年仅五岁的弟弟哭了没有,母亲是真心哭了,她回来的时候,眼里还残留红色的血丝。虽然我没去。可是自从祖母回来以后,每当我有空她就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讲给我听,就这样送葬那天的情景一直陪伴着我十五年。现在我将祖母讲给我听的整理如下,以便你们也能知道我为何听不厌这则故事的。  那是夏日的一天,我只记得傍晚的时候下了一阵雨以外,其余时间都很晴朗。祖母他们是上午八点多钟到达山村的,那时虽然有公交车,可是山路的崎岖可想而知,车上是很颠簸的以至于母亲刚下车就吐了。  外祖父的棂棺就摆放在我大舅的家里,顺便交代一下我外祖父有两个儿子,长子以教书为生,这在那时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职业,次子常年做生意,总是奔波在外,家里的事情都是他女人来料理。据我母亲讲,她姓张,是四川的,我小舅早年在外做生意时带回来的,关于她母亲就对我说这些,我是从来没有对她产生什么好印象,祖母的故事就更让我憎恨她。  那天中午的筵席,祖母,母亲同我大姨,两位舅妈自然是同桌的。席间张氏坐在祖母旁边,一直“婶子”的喊我祖母(我祖父比外祖父小,按理该这样称呼的)可是祖母一直没有搭理她,实在被她叫得烦了便回了她一句,你满意了吧?她感到无趣,便又要同其他人说话,同样被置之不理,无奈之下她只有不停地吃,好像整个餐桌上的都被她吃光了似的,这样或许能够减少她内心的紧张与恐慌罢了。祖母告诉我,那天如果不是顾及别人,她一气之下就能把餐桌掀翻的。  下午出葬的时候,我祖母实在忍不住了,把张氏从送葬人群里拽了出来,当着许多围观人的面就开始骂起来,你把你公爹害死了,你可满意了,你这个没良心的,猫哭耗子假慈悲!张氏听后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可是她似乎没有胆量跟我祖母理论,只是靠近她低声说,婶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害他呢,是你疑心了!祖母听她这么狡辩又放开了嗓子,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你还想瞒我,你干的好事又不敢承认,你觉得别人都瞎了眼了是吧?张氏明显有点恐慌起来,拽着祖母的胳膊说,婶子,我可什么都没干啊,天地良心!祖母见她满嘴的天地良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什么良心,都被狗吃了!她特意加重了“狗”的声音。这时由于祖母的喊骂,使得送葬的队伍停了下来,外祖父的棂棺被搁置在前面,母亲和大姨见后面发生了事情,便止住了哭声跟着走过来。  祖母见母亲走过来,便把她拉到张氏面前对她说,你来的正好,你就当着大家的面把那件事情说出来,看这个没良心的还怎么耍嘴。我母亲由于胆小只是在那站着泪眼模糊的不说话。祖母只好再次放开嗓子,年前我儿媳妇回娘家来送礼,我叫她给亲家公多带点鸡蛋补补身子,可巧那天这个没良心的要出远门便让亲家公来帮着看家。他感到饿了就回家拿了几个鸡蛋回来在他们厨房里抄了吃了,这个没良心的回来后发现地上有蛋壳,便怀疑是他偷吃了自己家的,就跟他吵起来,亲家公憋着一肚子闷气回去了,可是这个昧良心的三番五次地找他要鸡蛋,还说了难听的话,他一气之下就上吊死了,你们说这是人干地事吗?祖母说完,围观的人大都点头称是,他们有的或许早知道了这件事情,然而就好像次听说这事多少显得义愤填膺。  张氏听完后,先是尖叫了一声,然后“扑通”坐在了旁边的草垛上,祖母见她不说话,又要去骂她,结果被人劝住了,说是送殡要紧,这事过后再说,祖母也只得答应了,送葬的队伍这才又在唢呐的伴奏下出发了,直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外祖父才入土为安。  自那以后,张氏就从来没有再去我家,我也因此记不得她的相貌,我便以为她大概是一脸麻子的,一副尖酸相,是那种不择手段占尽别人便宜的泼妇。后来听祖母说她是有一个女儿的,长我五岁,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表姐,或许小的时候曾在一起玩而现在一点不记得了,她因为受不了张氏的种种行为而离家出走了,至今生死未卜,真是“长辈造孽,晚辈遭殃!”  这件事情似乎以表姐的出走而结束了,可是仇恨并没有因此减退反倒增加。祖母告诉我由于那时乡下都不懂法律,甚至“法律”这个词从来没有出现过,所以就采用了“私了”——无非是吵吵闹闹,过完了这阵子也就消停了。那事不久后我大姨就到她家去吵闹,却被那个泼妇用棍子打了一下,口中还狠狠地骂道,你们无凭无据,凭什么来我这闹,你爹是自己上吊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大姨忍不住跟她打了起来,好在被别人劝住了,要不然大姨可是要吃亏地,她是下大力气的,就像淹在水里的鸡一样不停的乱抓。她还口口声声,如果叫你妹妹来更好,我会给她好看的,除非叫她婆婆来向我道歉,要不然饶不了你们。也许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够向人们证明她是“清白”的,可是她终究还是被庄里的妇女避而远之的,她也渐渐的感到落寞起来,神思也有点恍惚。  事隔一年,中秋节的前几天的一日下午,我家来了一位客人,个子不高,身体稍有些发胖,至于穿着我记不大清楚了,祖母也没向我说,当时我应该是周末没有上课,由于贪玩就没有在家里呆多长时间而是和同伴玩去了整个下午的时光。后来经母亲讲他就是我的小舅,那个女人的男人,因此我更加对他充满厌恶,或许是出于一种“连带”责任,不过那时并不知道这个,而是出于一种我们小时常说的“正义”吧!后来才知道他是来“承认错误”的,他说他没有管教好女人,而使亲生父亲丧命。送葬那天他从远方赶来,之后由于生意的原因而不得不急忙离开,对外祖父的死并没有仔细的盘问。一年后也是由于生意的缘故回到了家乡便决意留在这儿了,因此与乡亲的闲谈中自然而然知道了那件事,一气之下打了他的女人,她只是大声的哭希望能够躲过他的毒打,可是他心中的怒火并不见得少几分。  他说,有一天她留下一张纸条,说是要出远门,去寻找她的女儿,什么时候找到了再回来。我巴不得她走呢,是她让我带上了“不孝子”的骂名。听了祖母的这些,我不禁为我当时的态度感到内疚,认识到那时我对“正义”的理解所出的差错,因此我迫不及待地等候他地出现以弥补我的过错。可是当我知道他在家闷闷地呆了两年由于思念女儿终也踏上了寻找女儿的道路,我的愿望没能实现。  事情已经过去十五年了,外祖父坟头上的树苗如今已长成了参天大树,为他遮风挡雨,丛生的杂草则紧贴着他的“外衣”跟他讲这十五年的一切。仇恨的制造者如今或许找到了她的女儿,或许还在同他的男人在不同的方向寻找着……  而我也在期盼着能够见见这位忘却了的表姐,听她诉说这十五年的一切!  2006.11.9完   共 29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前列腺脓肿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