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剑江湖行 第十三章—若要见到神话,唯有不断前行

2020-05-22 11:12:04 来源: 和田信息港

问剑江湖行 第十三章—若要见到神话,唯有不断前行

在沧澜江上,一个人,一把重剑,周身无船,无舟,唯有脚下一叶芦苇。随着江水的翻腾,整个人仿佛要被江水吞噬,只见青衫浮摆,江水随即恢复平静,此人正是沧澜忠狗。

随着江水一直往下,忠狗慢慢来到一处岛屿,远远看去,在夕阳下,只是一片嫣红。慢慢靠近,缓缓传来风吹叶落的哗哗声,越近,声音越大,随着忠狗踏上小岛,原来那一片嫣红是枫树林,整个小岛全都布满了枫树。

岛屿中心,有一小湖,湖旁一草屋,屋外一人倚靠椅子上,垂钓于湖边,身旁火炉在煮着茶叶。红的透彻的枫叶慢慢在周身落下,一身红袍的人,半眯着眼看着夕阳慢慢落下,不知是超然还是黯然。

随着脚步声慢慢靠近草屋,红袍之人听到一声“主人”便放下鱼竿说道:“来了,就进来吧。”

慢慢随着脚步声走进来一青衫之人,一副大胡子,背着一把重剑,慢慢走到红袍之人身旁从火炉上拿下茶壶,沏了一杯茶给红袍之人说道:“主人,忠奴自作主张,帮你取来了叶家天剑,愿受主人责罚。”

红袍人正是沧澜之主怜虎。只见怜虎喝了一口茶,起了身,迎着湖面,叹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随着枫叶的飘落,时间缓慢的流逝。枫叶慢慢落在湖面,平静的湖面被打破,怜虎开口道:“若是有用,我早就亲自去取了,又何必大费周章制造了这个江湖。”

忠狗声音更低沉了几分:“主人。”

怜虎平淡语气继续问道:“叶家之人,还有活口吗?”

“未赶尽杀绝。”

“也好。”

说完主仆二人便安静了下来。随后怜虎看着夕阳落下,弦月缓缓慢慢漏出面容。忽然大风吹起,忠狗走进草屋,拿了一件大衣给怜虎披上:“主人,天凉了,进屋吧。”

怜虎转身问道:“我要等的人出现了吗?”

忠狗沉默片刻回道:“没有。”

怜虎又一声轻叹:“唉,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

忠狗跪了下来说道:“对不起,主人,是忠奴太弱,枉费主人栽培。”

怜虎把忠狗扶起身说道:“有些事情强求不来,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看上天吧。把天剑给我把,虽然对我没用,对你却有用。”

忠狗听后把天剑递给怜虎,怜虎拿着天剑一声轻喝,周身尽现白玉之芒,手中天剑不停挣扎悲鸣。过了一会天剑在怜虎手中化作一团红光,怜虎把红光灌入忠狗体内,忠狗只觉身体火热疼痛万分,随着疼痛感消失,功力瞬间提升几层,背上的重剑又重了几分。

怜虎做完一切后又倚靠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看着月亮说道:“离开吧,如果我要等的人没出现,你也离开沧澜去走你自己的路,也不用来见我了。”

忠狗看着那红色的身影,回头走了出去,走几步便回头看一眼,身影越拉越长,拳头握紧了几分自语道:“主人,我一定会找到你要找人,把他带来这里。”便不在回头,远远看去,只余青衫在风中摇曳。

醉心楼中,叶笑靠在床上回味着今天的事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随后便听到:“小兄弟,休息了吗?我是说书人,找你喝酒,方便的话我就进来了。”

叶笑听到这个声音,想到未能听的尽兴的故事,露出几分笑容,起身大声说道:“请进,请进,你的故事我还没听够呢,哈哈,你来的刚好。”

说书人听后就推开了门,手上拿着两缸酒,就朝叶笑走了过来,把酒摆在酒桌上就说道:“刚刚嘴馋,去楼下找了两缸酒,不过一人喝无趣,想到小兄弟同是爱酒之人,就冒昧而来了。”

叶笑听了不由高兴了起来,说道:“喝酒这种事情,我可是从来不嫌多。赶紧坐下说,不必拘束,还有你叫我名字就行,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说着两人就坐在了桌边。

说书人拿起一缸酒喝了一大口说道:“我叫夜英,叶笑小兄弟这般得罪沧澜盟的人,现在又这般洒脱,在下佩服。”

叶笑尴尬了一下说道:“不瞒夜英大哥,我刚出来闯荡江湖,对江湖可以说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沧澜盟,也是次听到。”

夜英听到这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可知天下一半高手尽数在沧澜盟,沧澜盟可以说掌控着这个江湖,你得罪了它,以后寸步难行。”

“不知。”

“你又可曾听过天下人怜虎,此人正是沧澜盟创建者,天下人无人是其一剑之敌。”

“不知,不过现在知道了。”

“那你现在知道了,知晓了你得罪的是什么人,你可曾后悔所做的事情,面对这个你将会寸步难行的江湖,有何感想。”

叶笑突然静了下来,拿起桌上的的酒,一饮而尽,语气变得凌厉几分:“不悔,不惧。我的心更加的欣喜兴奋了。”说完旁边的鸣风剑长啸了几声,同主人一般显得无比欣喜。

夜英听后也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哈哈,今日酒也喝足了,还认识了一个让人向往之人,不知道叶笑小兄弟看的上老哥不,今夜我就和你结拜成异姓兄弟。”

叶笑哈哈大笑几声说道:“承蒙夜英大哥看的上。”随后恭敬行了一礼叫道“兄长”。

夜英把叶笑扶了坐下说道:“不知道贤弟接下来有何打算。”

叶笑看了看窗外弦月说道:“本来打算江湖到处游历一番,听到兄长说了沧澜盟,我对它有了兴趣,更对沧澜之主怜虎心生向往。笑怡她们被沧澜盟追杀,我打算护送她们一程。”

夜英诡异看了叶笑几眼,轻笑说道:“我看贤弟可不止对沧澜盟向往吧。笑怡,笑怡,是那个小姑娘吧。”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叶笑听了后脸红了起来,咳了两说说道:“兄长休要打趣我,不知道兄长的打算呢。”

夜英想了一下:“我呀,继续当我的说书人,我挺喜欢做这件事情的。”

叶笑听到这问道:“不知道兄长这些故事从何而来,我从未听过,故事里犹如神话一般的人真的不存在么?”

夜英听后站起了身,慢慢朝门外走去,缓缓回答:“若要见到神话,唯有不断前行。切勿停下你的向剑之路。”

叶笑听着一时入迷,回神时候夜英早已经离开了。随后看着窗外的弦月,自语道:“鸣风呀,鸣风,今后有趣多了,对吧。”

小孩退热的推拿方法
台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怀化治疗牛皮癣医院
平顶山治疗白癜风医院
泰安治疗白癜风方法
济源白斑疯医院
遂宁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黄冈治疗白癜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