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男主角 第139章:月轮

2020-02-15 20:12:07 来源: 和田信息港

杀死男主角 第139章:月轮

展陶常自嘲,自诩小人物一枚,觉着宅家里,和小妹一同看剧,已是人生极度圆满之事。他从没有什么大梦想,也不觉得人活得卑微些,便是条可耻的咸鱼。展陶认为没有人有权利,去对他人的生活指手画脚。各有各的活法,你喜欢光芒万丈,我却想平淡是真。

既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就不会考虑面子口碑上的问题,所以在展陶非常屈辱地倒下时,他没有一丁点犹豫,荣誉骄傲什么的,见鬼去吧!而在卿眼中,展陶战败是再寻常不过的事,虽然他承认这年轻人很,在战斗天赋上表现绝伦。可实力差距上的鸿沟,是无法简单依靠天赋来弥补的。展陶差了些时间,年轻是财富,有无限可能,但也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也许,未来某一天展陶将具备挑战卿的实力,但绝非现在。

少卿终于有了与卿正面交锋的机会,这两位【大理寺】的一位顺位掌权者,即将对权位展开激烈的角逐,代价可能是生命,但他们无所畏惧。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聚光灯属于二位至强者,展陶甘居幕后,无法分享主角的荣光。

少卿目光寡淡,不见半点杀气,可他的【杖】却似游蛇般盘旋,拢聚间像极了一张月轮,光晕灵动扩散,在其身后化作真实的光环。是的,这是建立在世界力量体制外的,不受约束的真实力量。少卿以他极喜欢的史诗给月轮命名,名为【摩柯婆罗多】,那是一段关于王族的残酷历史。

卿在冷笑,不是不屑,是因为觉着很好笑。这讥讽羞恼了少卿,他试图回击道,“原来所谓的传说级人物,只会动动嘴皮子罢了。”

卿摇头,“想挑战我,你至少还得修炼百年。”

“不试试,怎会知道?”少卿情绪高昂,跃跃欲试。

这场大战持续了两天两夜,从白日到黑夜,从初晓到星宇,展陶很荣幸目睹了全过程,同时,他也略感遗憾,若是有史官在场,此役定名流千史。难以言喻其伟大,原来对于力量的运用,可以到如此神鬼莫测的地步。这是展陶初次见识到这个量级层次的战斗,他满心震撼,因而微微颤栗发抖。并非恐惧,只是太过激动。天晓得作为观战者,于他有多重要的教学意义。

关头,瞬息顷刻间,卿用【镜子】复制出了月轮,在少卿灵力近乎枯竭时,他发现卿还仍存有般浩瀚的灵力储备。原来传说是无比正确的,这个男人是命运,他不可能被打败。【摩柯婆罗多】与它的复制体在空中正面交接,卿的【杖】是伟大的神迹,经它仿造的复制品,竟展现出了不输本体的强度。

那些游离的【杖】,成了小河中受惊的鱼,因为掌控者灵力量级的差距,在几息对抗中,正体很快败下,月轮反噬,将少卿打的摇摇欲坠。卿的【杖】成了破空的箭,不偏不倚地贯穿少卿胸腔,落败者狼狈如狗,身躯在紫光的明闪下,失去活性僵硬如干尸。

少卿的月轮溃散,散作一地凌乱,那是很多柄【杖】,它们曾隶属于不同的主人,所以说这场战斗中不存在好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卿是在惩恶扬善。解决完一个麻烦,卿不见喜色,偏头望向另一个小麻烦,“你为何只是看着?”

“因为凭眼睛能学到更多。”亲眼见证一位强者的陨落,展陶心生感叹,“我很倾佩像你们这样的人,多少人穷极一生,也站不到这样的高度。”

卿自动忽略了后半句话,他更在乎的是,“你学到了什么?”

“我身处虚幻中,双眼所见两耳所闻却是真实。命运也许不可被打败,但我能选择迎合,并悄悄将其改变。”展陶看着卿,笑着说道,“我喜欢一句话,也许我的选择不是对的,但至少,这是我的选择。”

一语落地,失去活力沉寂的【杖】受到感应,发出轻锐的蜂鸣,忽如夜昼流星掠起,汇集成璀璨逼真的月轮。展陶朝右探出手,便挽来了一弯月亮。明明是奇迹,却被他做得如此自然,在濒临绝境的时刻,他总是能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力量。月轮顺展陶心意驱使,他双手持着刀,体表温度愈来愈高,火种攀升上浮,将月轮映得赤红。经火焰加持的月轮,是名副其实的血月。

卿的复制体尝试性地投来星宇冲击,那是细碎的星屑,来自对星空的吸食。这些星光看上去明媚且不具杀伤性,可事实却是,它们炽烈而极不稳定,与空气高速摩擦后,会发生剧烈的爆炸。自展陶掌握【摩柯婆罗多】后,他便知晓了各【杖】的能力,在星屑转化的火流对冲而来时,那支白色的【杖】花纹明亮,凭空拔地而起黑岩巨盾。

星屑把岩面炸得坑坑洼洼,空气里弥漫着烈火烧尽野草的焦味,那支白杖顶端宝石黯淡了许多,但终究还是挡了下来。这不会是结束,卿的试探还在持续,他高举起【杖】,分出一粒黑色的凝质,向空中的复制体月轮射去。黑子融入月轮中,将其染成暗黑色,于是,一轮暗月油然而生。这是真实的黑色月亮,它既不释放光线,也不反射日光,它只吞噬,吞噬万物,连光线也不放过。

展陶的血月与卿的暗月当空对峙,这古怪离奇的天景,像亘古战场的不朽神话,两尊年轻的神祗,用才华与天赋,尽情释放华彩。展陶足下的石粒躁动难安,高频率颤动着,嗖嗖刮上天去,紧接着,吸力愈发可怖,先是大块泥地剥离,再是树木被硬生生撕裂,那轮暗月大概是饕餮的恶口,它永不饱腹,贪婪而邪恶。

展陶将双刀深深嵌入地内,它头顶的月轮不再稳定,于狂风中剧晃,相信不过多久,血月便会被活生生吃掉。与其如此,不如主动一些,谋求机会。展陶索性心神一动,将那月轮散去,【杖】纷纷扬扬飞舞,如雨中絮乱的柳叶。然后,展陶在每支【杖】上分去一抹神识,他以【杖】为剑,冷眼眺望那轮暗月,轻喝一声,“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