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苗子不容许身后的矫饰浪费不少网友自发悼

2019-01-31 02:22:07 来源: 和田信息港

黄苗子不容许身后的矫饰浪费 不少友自发悼念

制图:蔡华伟  黄苗子,广东中山人,1913年生,着名书画家、美术史家、作家。  着有《美术欣赏》、《吴道子事辑》、《古美术杂记》、《货郎集》等。  “我已经同几位来往较多的‘生前友好’有过约定,趁我们现在还活着之日起,约好一天,会做挽联的带副挽联,不会做挽联的带个花圈,写句纪念的话,趁我们都能亲眼看到的时候,大家拿出来欣赏一番。这比人死了才开追悼会,哗啦哗啦掉眼泪,更具有现实意义。”  (王君平)今天从北京市朝阳医院获悉:文化老人黄苗子先生于1月8日在朝阳医院辞世。  黄苗子先生的三个儿子黄大雷、黄大威、黄大刚今天在百雅轩站上发布了致各界朋友的公开信。公开信称“父亲黄苗子于2012年1月8日11点27分走完了他人生的路程,去和母亲团聚,去和他的朋友们聚会了。”  公开信表示,黄苗子一生怀着对祖国和中国文化的执着,经历百年风云。今年1月1日,他笑着说:“我今天100岁了!”而在他走完人生之路的时候,他曾说:“我该做的事都做完了!”  黄苗子先生生于1913年,是我国着名书画家、美术史家、美术评论家。其书画作品曾在德国、日本、韩国以及台湾、香港等地展出。  黄苗子先生的书斋名为“安晚寄庐”。在书房入口处的墙上,悬挂着他自己所作的对联“惟金石可长久,只富贵不妄求”,另一面墙上,则是马致远旧宅屋上掉下的一块瓦片,上面写着600年前这位诗人的名句“小桥流水人家”。在这一方宁静致远的空间里,黄苗子先生安静地度过流年,平和,朴实,不张扬。   甚至,对于百年归西,这位“安晚寄庐”主人都有着不同一般的豁达和幽默。生前,他曾写过一篇《遗嘱》,坚决反对死后开追悼会、座谈会,更不许宣读悼词。“我和所有人一样,是光着身子进入人世的,我应当合理地光着身子离开(从文明礼貌考虑,也顶多给我尸体的局部盖上一小块旧布就够了)。不能在我死时买一套新衣服穿上或把我生前豪华的出国服装打扮起来再送进火葬场,我不容许这种身后的矫饰和浪费。”  他说:“我已经同几位来往较多的‘生前友好’有过约定,趁我们现在还活着之日起,约好一天,会做挽联的带副挽联(画一幅漫画也好),不会做挽联的带个花圈,写句纪念的话,趁我们都能亲眼看到的时候,大家拿出来欣赏一番。这比人死了才开追悼会,哗啦哗啦掉眼泪,更具有现实意义。”  这位文化老人自称“绝不是英雄,不需要任何人愚蠢地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白流眼泪。至于对着一个普普通通的、木知木觉的尸体去嚎啕大哭或潸然流泪,则是更愚蠢的行为,奉劝诸公不要为我这样做(对着别的尸体痛哭,我管不着,不在本遗嘱之限)。”他认为,如果有达观的人,碰到别人时轻松地说:“哈哈!黄苗子死了。”用这种口气宣布他已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恰当的,我明白这决不是幸灾乐祸。”  不少友得知黄苗子先生辞世的消息后,自发在络上悼念。友“思考的石头巨人”称黄苗子是“很有意思的老人”,表示要“向一代逐渐逝去的文化背影致敬”。友“颜家文笔”在黄永玉先生家里多次见过黄苗子先生,认为他是“一个谦逊的老人。一次,我对他说,你们这一代读书读得真多,他说,茅公他们那一代读的才多哩。”友“秫秸的秋梦”曾拜访黄苗子先生,认为他“更像是一块温润的白玉,身上弥散着中国传统文人的气息,谦和、隐忍、不张扬。”  而在公开信中,黄苗子先生的三个儿子表示将谨遵父亲公开发表的《遗嘱》,不举办任何追悼活动,不留骨灰,也不设灵堂,希望各位好友见谅。因为“只要记住他的幽默、达观、谦和就够了。”

橡胶膨胀节
西安防水堵漏公司
可下钱的捕鱼游戏
香港HPV公司
湖南阀门保温套
施工电梯防护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