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伟高声叫着并向她招手

2020-05-22 08:08:54 来源: 和田信息港

45、小吃部门口
刚走到小吃部就看到杨英骑着车从马路上下了道,阿伟高声叫着并向她招手,她看见后下了车。阿伟走近:“干嘛去了,让你跟我们一块捞鱼你不去。你知道我们捞了多少鱼,足有二百多斤。”
杨英把车推到路边说:“你不吹牛能死呀?我刚从运河回来,别说鱼了,人影都没几个。”
阿伟:“怎么,你也去了,我怎没看见你?”
杨英:“我还没见你呢。”
阿伟:“明天你问问魏生京我们去没去,王大力还被马蜂给蜇了,疼晕过好几次呢。”
杨英:“你就编吧!”
阿伟:“你说你去了,谁来证明?”
杨英:“明天你问罗娟英我去了不。”
阿伟:“今天你俩去了,去的大桥南边吧?”
杨英:“我们不去大桥南边,去大桥北边干吗?”
阿伟:“嗨!我们过了东关大桥朝北边去了,那是见不着了,罗娟英没骂我们吧?”
杨英:“不但骂你们,还跟我吵了一架。”
阿伟:“嘿嘿,有多大事呀。”
杨英:“今天一下午她就说白丽是个两面派。不让我们理邱红,可白丽阴一套阳一套,背着她给邱红过生日,我听了可不舒服了。前天邱红过生日,我们都去了,我在邱红那儿就呆了一小会儿,我怎么解释都不行,噢,霍国强骂我好几次了。我跟她说让她别理霍国强那傻冒,她怎么做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阿伟:“得得得,待会儿吃完饭,你把她约出来,我给你俩讲讲和。”
杨英:“讲什么和,我才不约她呢。”
阿伟:“我把她约到你这儿来。”
杨英打了一串车铃说:“她没跟我一块回来。”
阿伟急忙问:“那她呢?”
杨英:“因为没找到你们,我说回去吧,她说不回。我说你不回我可回了,你猜她怎么说,她说你不回是小狗。你说她说话多呛人。”
阿伟:“她骑车了吗?”
杨英:“她找我玩来骑什么车呀。”
阿伟看着黑下来的天说:“今天你惹大事了,快把车给我。”说着抢过自行车。
杨英在后头喊着:“我在这儿吃完饭,待会儿就回我妈家,我妈明早上上班还骑呢……”

46、天傍黑。运河边
阿伟一路飞奔,杨英后头再说什么他就听不清了,那时他只有一个想法,以快的速度骑到运河。
到了西岸,阿伟下了大道,上了大堤向南扎去。路两边的白毛杨遮天蔽日,路下齐腰深的草发出唰唰的响声,阿伟大声呼喊着罗娟英。
宇宙的运河,阿伟每呼喊一次都有夜猫子的回音,仿佛完全进了黑洞。
一束强光从阿伟身后射来,一辆摩托车从他的身边飞过。
阿伟嗓子干得要命,他舔了舔唇,一片干咸,大喊:“罗娟英——你在哪儿呢——”
前面铁道的路口有两道泛黄的路灯。阿伟紧蹬两下上了坡,刚过铁轨车链子就掉了,心里骂着将车支好。这时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阿伟把车推到路旁,趁着火车照射的强光快速把链子套上齿轮,顺手向前摇了一圈,然后到路边拣了一块干净的石头蹭着手上的油泥。蹭完举起石头刚要向河里扔去,坡下的石台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蜷缩在一起,定睛看了看后突然失声大叫:“罗娟英!”
那个身影迟疑地回过头,只见她披头散发趄着身子走上坡来,在离阿伟两三米远的时候,像鬼一样贴在了他的身上。在抱住阿伟的一刹那间死死地咬住他的脖子,阿伟吓得差点断了气。
阿伟用尽全身力气和她摔在地上并滚在一起。阿伟腾出一只手抠住她的嘴,因用力过猛手直接触到了她嗓子眼里的小舌头,她哇的一声哭出声来,真的是罗娟英。
阿伟像捡到金元宝一样欣赏着她脏兮兮的脸,问:“为什么我喊你不吱声呢?”
阿娟听了阿伟的话没吭声,蜷缩在他的怀里抽泣不止。
阿伟让她先上了车,然后自己骑上,她的脸和身体贴在阿伟的后背上软得不行。
骑到闸桥路口她让阿伟停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五毛钱说:“全买汽水吧,我渴得不行。”
阿伟把车支好,她坐在马路牙子上。阿伟到冷饮店买了四瓶冰镇汽水,回头将汽水礅在她的脚前。
阿娟:“一人两瓶。”
阿伟:“刚才我在冷饮店喝了一肚子自来水了。”说完给她打了一个饱嗝。她感动地看着他,拿起一瓶汽水递到他手里,又拿起一瓶撞了对方的瓶子一下:“干!”
阿伟大口地喝起来,眼睛却看着流在她前胸的汽水,当她喝得一滴不剩的时候,问:“好点了吗?”
阿娟:“好多了。”
阿伟:“那么喊你,为什么不理我?”
阿娟:“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阿伟:“那也应该知道我喊你,你在路边等着我呀。”
阿娟:“我没有想到你会来找我。”
阿伟:“你认为谁会来找你?”
阿娟:“开头我想杨英会回来找我,后来我想我不回家吃饭我爸会到杨英家找我。他知道我没回来我爸会骑车来找我,或到厂子要一个轿车来找我。后来这些想法一个个破灭了,感到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我怕极了。”
阿伟:“那你说刚才说不出话来,怎么又说出来了呢?”
阿娟:“我也在纳闷,哎,咬你脖子的时候,你捅了我一下嗓子眼让我咳嗽不止,从那开始就会说话了。”
阿伟摸着脖子苦笑:“你为什么咬我?”
阿娟捂着脸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又怕你跑了。”
阿伟:“多亏是真的,要不死定了。”
阿娟抿着嘴笑。
阿伟摸着自己的脖子自豪地说:“这个牙印,就是你喜欢我的印章。”
罗娟英幸福地点着头。
阿伟:“快上车吧,你再不回家你爸妈非急死不可。”
阿娟:“我才不早回去呢,我就让他们着急。”
阿伟:“快上来吧,这个车还是杨英的呢。”
阿娟用脚踢了车一下上了车,说:“你今天回去也别还她,明天再说。”
阿伟:“你怎么那么恨她,就因为给邱红过生日?”
阿娟:“你可别听杨英的,她满嘴都是谎话,你还记得她有一个覆亮膜采蘑菇的小姑娘的贺年卡吗?”
阿伟:“嗯,见过。”
阿娟:“现在还见得着吗?”
阿伟:“好像近没见过。”
罗娟英:“她给邱红了。”
阿伟:“哦!”
前面不远处出现两个人影。
阿伟:“罗娟英,你往对面看看,是不是你爸和你哥。”
阿娟在后头大叫起来:“爸!我在这儿呐,哥——”
阿伟将车停下来,她爸带着杨英和她哥从马路对面拐了过来,她哥下车就给了阿伟一脚:“你们几个小怂捞鱼叫我妹妹干什么?”
阿伟:“大哥,我没叫你妹妹。”
她哥上来又给了阿伟一脚:“还嘴硬是不,没叫她怎么跟你在一起?”
阿娟拉着哥的衣服往后拽,说:“哥,跟他没关系。”
哥说:“爸,你听见了没有,他俩在一块都没关系。”
爸:“娟儿,你太不像话了,你都野成什么样了,你看看你满身的土,怎么弄的?”说完盯着阿伟。
阿娟:“爸,你看人家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干。”
爸:“行了行了,暑假不好好在家写作业,净出来疯跑。”
阿娟哭泣着说:“人家在家憋好几天了,想出来散散心。”
爸:“有你这么做女儿的吗?你妈急成什么样了你知道吗?人家杨英怎么知道到点回家?你真不让大人省心。快上车。”
阿伟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走去的背影,刚想说句什么,杨英走过来,从他手里接过自行车,嘴里嘟囔着说:“看你把车弄成什么样子了,挡泥板蹭得链子怎么那么响呀?”说着她慢慢地试骑着车,说,“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杨英没等阿伟说话就消失在夜色中。

47、校园
操场边,阿伟和钱君英走在一起,钱君英从衣兜里掏出一包大前门甩给阿伟。
阿伟:“什么意思?”
钱君英::“上次鸡崽欺负罗娟英,你为她报了仇。如果是我,你可以吗?”
阿伟:“那还用说,你这位银行行长富家的大 ,为你效劳那是三生有幸啊。”
钱君英:“就是好嘴!”
阿伟撕开大前门抽出一支,点上火,把烟圈吐在她脸上:“以后别买大前门了,我爸过春节才买半条大前门,我不能超过我爸。以后给我买绿叶的,九分钱一盒,或 耕的,一毛四一盒。”
钱君英:“我就给你买好烟超过你爸,以后买的比这还好,买牡丹的,怎么样?”

48、红旗厂制型车间。午后
阿伟和孙有炳咬着耳朵鬼鬼祟祟从没有铁丝网的男厕所处翻入厂子,听女厕所没人,再从女厕所的外墙翻入制型车间后院。
二人东找西找倒腾了半天,找到了一块二十斤重的铅锭,他们把铅锭抬到对着北墙的雨水口,准备天黑再拿走。
他俩顺着原道,翻过女厕所外墙,在去男厕所的路上时被保卫科陈大驴发现,陈嗷地一声大叫:“站住!”
二人撒丫子就跑,跑进男厕所,一踹一蹬就上了墙。从墙上跳下来,一溜烟儿跑去。

49、傍暮。铁道路口
夕阳西下,余晖洒在天际上,一片灰红,远方北京二热发电厂的几座烟囱耸立,地平线下的北京城被一片墨绿淹没了,高高的白毛杨蘸泡了墨汁撮在那里。
铁道路口,北面的路上一位老者在唱:“饱也唱,饿也唱,唱就唱李家庄有个李三娘……”
唱歌的老者牵着一头牛走上铁道。阿伟上前两步讨好地问:“大爷,这么晚了,刚收工啊?”
老人警惕地正视他一眼:“收什么工,还得遛它一个晚上。”说完老者回头看了一眼老牛,老牛不时地向后坐着屁股,还不时地向上扬着头撩着老者手里的缰绳。
阿伟:“大爷,这么晚了,怎么还遛牛呢?”
老者审视他一眼说:“你是哪村的学生?”
阿伟:“后面那个村的。”他怕老者再往下问是哪儿家的,马上又说,“今天考试不及格,怕回家早了挨打。这不,遛达一会儿再回家。”
老者点点头说:“早点回去,省着大人惦念。”
告别疲惫的老者,二人在路上东一榔头西一杠子瞎聊。
阿伟:“霍国强看不起你了。”
孙有炳:“罗娟英更看不上你,你还不如罗娟英一小脚趾头。”
阿伟鄙视地看他一眼。
孙有炳:“你就是霍国强的一条狗,他让你咬谁你就咬谁。”
阿伟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向前一跨步,一个进身,一扭胯骨轴子,一个背胯把他摔倒,把他的脸摁到了被太阳晒了一天的铁轨上,大喝道:“你这个大眼贼,骂我狗,还是霍国强的一条狗,霍国强在我这儿 都不是。”
孙有炳在底下拼命地挣扎,不时地大叫:“火车来了!”

50、顺义火车站
二人站在火车站门口的台阶上,望着路两边做小买卖的人群,有卖花生瓜子的,有卖水果的,有卖鸡卖蛋的,有卖烧饼大饼的,有卖包子米粥的,前面一个摊上还挂了一个幌子:“老孙家早点。”
孙有炳:“你兜里还有多少钱?”
阿伟:“还有五分钱。”
孙有炳:“你装什么孙子?”
阿伟:“看样子今天要杀熟呀。咱们要拿起五六个油饼就跑,你说摊主追不追咱们?”
孙有炳:“你是不是要抢油饼摊?”
阿伟:“抢你们家的不叫抢叫拿。”
孙有炳:“为什么要抢老孙家呢?”
阿伟:“你看啊,包子摊是三个人干,舀豆腐脑的那个男的手里总拿一个大铁勺儿,这要让人一勺子勾脑袋上脑浆子就成豆腐脑了。再说烙大饼的,不起锅时都闲着,你拿他大饼,不把你追出翅膀来?你看老孙家就不一样了。男的看油锅,他要追咱们时间长了没准油就着喽。卖油饼的这个女孩还没有板凳高呢,追得上咱俩吗?”
孙有炳:“抢完往哪里跑呢?这里人生地不熟的。”
阿伟:“听听你的高见。”
孙有炳:“抢完油饼往站里跑,过大厅进站台,顺着铁道往通县跑。”阿伟质疑说:“少跑出二百米才有玉米地,这可一马平川。”
孙有炳:“你不说他追不了咱们吗?”
阿伟:“我说的是按道理追不了,世界上不讲道理的事多着呢。”
孙有炳:“那你说往哪里跑?”
阿伟:“往大街里跑人多,三拐两拐就没影了。”
孙有炳:“抢完油饼跑到大街上需要三四十米的距离,如果人家喊抓贼,咱们跑得了吗?旁边那么多摊主,能不管吗?咱们不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往铁路上就不一样了,凭的是谁跑得快。”
阿伟:“呆会儿你去拿油饼的时候,我在哪等着你?”
孙有炳:“主意是我出的,拿油饼当然是你去了。”
阿伟:“我去叫抢,你去叫拿,叫顺,叫起,叫取。”
孙有炳:“你们家抢东西叫取?”
阿伟学着评书里关羽的口气:“吾弟张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级,如探囊取物耳。”
孙有炳:“说得真轻巧,干脆你去得了。”
阿伟:“如果一旦发生意外,让人家逮着了,你就搬出自己的名字。他能把你怎样?再有,如果他快追上你的时候我会帮你引开他。”
孙有炳:“你跑得快,每年你运动会长跑都前八名。”
阿伟:“你别寒碜我了好不,每年五千米一万米有几个人报?超不过八个人。”

共 6921 字 8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看了郭老师的这篇文章,不由随着故事的发展自然想起那个年代。那时的许多男孩女孩差不多都是那么过来的,打架斗殴、抽烟、拉帮结伙,有时还搞点早恋。本篇男主角阿伟便是一个不省事的男孩。他就沾染了一些学生时代不该有的不良习惯,抽烟、打架、起哄,更有早恋现象。小伙子的主要问题是管不住自己、头脑爱发热、容易感情用事,这样的性格会出大问题的。还有家庭,母亲只会家法用事,教育不得法。父亲因为一句“吻遍你的全身”招来母亲的谩骂、进而发展到动武,貌似父亲不经打,还挂彩了。后来才搞清楚“吻遍你的全身”这话是马克思说的,(革命也有点小资产阶级情调),令人捧腹不止。那个年月,人们的思想既单纯又复杂,人和人之前的关系也充满着不可知状态。这只是本剧的部分,作者不惜笔墨,着力刻化,人物交待得极细腻,形象很生动具体。让我们翘首以待,看下文。【编辑:联丹】
1 楼 文友: 2018-0 -15 18:15:12 读郭老师大作,很有感慨。老师之文大气磅礴又细致入微。作文严谨,不落俗套,寓意深刻,描写人物十分传神,过目一遍便留下难忘的印象。期待下文,拜读学习了。 江山美!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 -16 09:59:06 感谢贵版不弃,丹君操刀辛苦了,远握,敬茶!
2 楼 文友: 2018-0 -15 20:54:50 好文笔 好文章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 -16 10:01:21 感谢先生光临蓬荜,敬请上座用茶,专颂

 楼 文友: 2018-0 -16 17: 5:50 请问郭老师这个剧本一共多少字?加上人设梗概剧本。 的忧伤
回复  楼 文友: 2018-0 -17 21:22: 4 是的。长篇找不到入口,短篇容纳不下,只好分段投稿,下面继续。感谢先生关注,久违了,问近好。遥祝

回复  楼 文友: 2018-0 -17 21:27: 6 大约十一万吧。敬请菊君上座用茶,并赐雅正!
4 楼 文友: 2018-0 -18 19:46:06 按规矩应该投在长篇里。既然老师已经发了,就这样发吧,但是按短篇这样分几次发不好申请精品和绝品 的忧伤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 -18 20: 5:18 谢谢先生关照,友谊地久天长!薏芽健脾凝胶
脑血管堵塞要住院多久
云香祛风止痛酊的作用
南充白癜风医院
萍乡治疗白斑的医院
莆田治疗白癫风医院
河南治疗白斑的医院
绥化白斑疯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