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感思录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25:05 来源: 和田信息港

我当官了!我终于当官了!  在这个成千上万人拥挤狭窄的独木桥上,我足足竞争了十几个年头,我使出浑身解数,拿出十八般武艺拼死相争,找关系,托门路,拆人台,断人路,挤下去成千上万的哥们、姐们、方才修成“正果”——“国家公务员”。  今天总算如愿以偿!谢天谢地谢菩萨!  记得上小学时老师就对我们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想想也是这个理,一个大男人辛辛苦苦几十年,依旧是一个任人驱使的“白丁”,社会舆论让你抬不起头来,就连自己的老婆孩子也小瞧你三分。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我当然也不例外。  我是一个贫农的后代,翻开家谱,往上数数千百年,唐宋元明清,居然无一人当官!并非是我的先人无功无德,无才无能。父辈以上学的全是孔孟之道,虽不能文武双全当将军,但当个军师足矣。只是人际关系不过硬,无人抬举,考得再好,也只有名落孙山的份儿。小时候,爹娘为了让我将来“光宗耀祖”,不惜一切代价供我读书,打好基础。然后再人托人,找到过硬的关系以备用。我虽是他们的后代,却是一身正气,凛然无惧。人之初,性本善。我常常想着徐九斤说过的话:“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我非常愤恨那些不顾老百姓死活的贪官。常常在想,如果我做官了,我一定要为人民办点实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平民之洪福,做一个人人尊崇,个个拥戴的好官。这让我的爷爷和爹娘,恨得咬牙切齿!  在我初走入仕途时,曾下定决心为苍生谋幸福,有人请吃喝不去,有人送礼不收。时间不长,我渐渐地发现大家都在躲着我,有人骂我是“傻帽”,有人说我是“官僚”,有人说,他呀,是“假正经”。还有人说:睢他那熊样,“官不大,官架子不小,不能和群众打成一片”。  那天,一位我尊重也是和我处得要好的老干部对我说:“人在官场,要学会适应新环境。官场是诡秘莫测的地方,竞争异常惨烈。如果你没有超乎寻常的心理素质,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迟早你会被淘汰的。”  我笑着对他说:“谢谢您,我会倍加努力的。”这意味着我也在慢慢地改变。  那天晚上,我的朋友约我去小聚聚。这是和我从小在一起撒尿和泥的哥们,如今他搞房地产开发,听说穷得只剩下钱了!来到大酒店一看,请来的客人不多,几位都是有头有面单位的领导,电视上常见面的,一副铁老包的严肃面孔。不想在生活中竟然也是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长者。  大家在一阵寒暄中坐下了。  宴会开始时,来了几位妙龄女郎,她们蛮腰纤细如柳,酥胸饱满坚挺,若隐若现的乳沟摄人魂魄。几位慈祥可爱的老领导旁若无人地抱着她们坐在腿上啃着。  我抬头看一眼站在我身边的女郎。她两只手放在我的脖上甜甜地说:“先生,我陪你玩玩好吗?”我看着她高耸的乳房,一阵心颤,身不由已地把她搂抱在怀里。她高超的技艺,激发我体内所有的雄性信息在瞬间喷发。我转身一看,餐桌上人都不见了。只有这个小美人在我的脸上“叭叽叭叽”亲着,我被她亲得全身痒酥酥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恨不能一口吞了她。那天我乖极了,很听话地跟着她来到房间。她一件一件地脱去我的衣服。我的男人本色正昂起高贵的头在注视着她。在我正感到有点羞涩时,她却一丝不挂地抱着我。我抚摸着她饱满的身体,肤如凝脂,娇艳如花。在一阵颤栗中,我一路狂吼,淋漓尽致的发泄了男人的天性。  我得到了从没有过的欢快与满足。  从那天起,我再也离不开这个可爱的小心肝了。我给她租了一套房子。从此,我就经常对老婆说,今天我要去市里开会,明天我要去外地出差。  老婆终于发怒了:“你当官了,可你把这家给忘了。”  我陪着笑脸说:“老婆,当官就要多干事。你要支持老公把这个官当好才对。”  “亏你说得出口,不是我支持你当得了官吗?为了当官,连我娘家陪的金手镯都送了!这还不算,为了讨好某县长,差一点你连老婆都搭上了……”  “这不是没搭上吗?”  “还不是人家赚你老婆丑吗?”老婆抹着眼泪说。  “哎哟,老婆,你就知足吧。难道你没发现自从我当了官,咱们家发生了什么变化吗?以前我们出门,谁瞧得起你,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样子?出门坐轿车,在家住大屋;有人送吃的,有人送喝的。以前,我们一日三餐吃着‘斋饭’,我瘦成秋后的一根高粱杆了;谁看见我都说,老贫啊,你应该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身体了,平白无故地怎么会瘦成这样子呢?  还用得着检查吗,我自己的身体自己还能不清楚?现在你再看看老公的身体,够魁梧吧?还有你吃的,穿的、用的哪样不是人家送的?”  一席话把老婆的心说软了,她转换了话题:“我就不信你天天忙,天天开会!我问你,我还是不是你老婆了?我们有多长时间没在一起了?”  “老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老公是性无能啊?”  “都是这个官当的!原来不是好好的吗?自从你当了官,连男人都不是了。”  “别胡说了,我不是太忙吗?我是累的,等我有时间好好陪你。”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别胡思乱想了,我就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老婆,我心中除了你还是你。”  老婆终于露出笑脸。唉!这个官当的,真累。  “老公,那你今晚回来吗?”  说实话,我真想回来陪陪这个遇我共患难女人。可是我那小心肝离不开我呀。  “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回来陪你。你看,我不是给你送好吃的回来了。”  “有什么好吃的,这也算虾?没有一个是完整的,都剩虾头和虾尾了!”  说句良心话,我也难。人家送点东西,三奶检了,二奶检,等到大奶检时,好的也所剩无几了。可话说回来,要不是我做这个官,恐怕连虾头虾尾也没人送吧?算了,就知足吧!  人人都说做人难,其实做官更难。在官场你要想上,就得把别人死死地踩在脚下,把自己高高的抬起来。自从我做了官,我也学会了踩人。不是我良心不好,是你不踩别人,别人也要踩你。我究竟踩过多少人,已经记不清了;比我年纪大的、年纪轻的、平级的、下级的,为了向上爬,他们都成了我的垫脚石。我踩着他们的脊背一路走来,我也曾心存愧疚。但“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我能什么好办法呢。  我清楚地记得,老张和老顾那仇恨的目光,都是因为我与他们竞争正职时积下的怨恨。论资格,论辈份、论条件、我远远比不过他们。可谁让他们玩女人不注意点方式呢?玩女人也要注意策略。一个有夫之妇;是随便玩的吗?在民意测验的前两天,人家夫丈一直闹到局里,影响坏极了,这能不受影响吗?当然,这个情报是我用公用电话打给女人丈夫的,人家丈夫听到能不生气吗?自古以来做官就是男人的一条出路。是好汉,是孬种,官场上一决雌雄,职务大小见高低。  他俩终究趴下了,我当然是入选了。  现在,他们是我的下属,我对他们说的话就是“指示”。  社会上,有多少人面对我玉带乌纱巍巍颤,有多少乞怜的目光投向我,有多少献媚的笑脸迎着我,有多少双手捧来金山银山来敬我,又有多少猫儿狗儿围着我滴溜溜地转,恨不能给我舔腚溜沟!传媒鼓吹我,精明干练;政绩考评我,成绩斐然。  我正春风得意马蹄疾,前程一片似锦绣。  当我正抱着小心肝四奶在亲热时,与我平级的反贪局传出风声。通风报信的哥们言之凿凿,都把我二奶、三奶、四奶的别墅定成了赃物。眼看着我就要“双规”了。官场上的人都清楚,“双规”离“入狱”只不过一步之遥。难道真的要送我去赴阎王殿么?在紧急关头,我急忙在我的“有用人才库”中搜寻,终于搜寻到一位重量级的上级领导。我的心腹打听到“此人酷贪女色。只要有美女投怀,人凡令其办事,无不有求必应者。”我大喜过望,使出浑身解数,好不容易才做通我小心肝四奶的工作。夜深人静了,我开车将我喜欢的小心肝送给他了!那几天,我心痛欲绝,肝胆俱裂,痛不欲生。舍不得呀!  果然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反贪局接到重量级领导指示:“此人之事,纯系诬陷;成绩斐然,嫉妒者众。所有资料,封存上交;阳奉阴违,执行纪律。”于是我的事情反贪局也只好不了了之了。  不过还是吓出我一身冷汗。只可恨这四奶,自从攀了高枝,竟然从此对我不屑一顾!  唉!官场之中,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你欺我诈,谄媚吹拍,欺上压下,无事无端时风平浪静,小利小益时常常碰得头破血流。在这样的环境中,谁能不受一点影响,不受其害呢?偶有清风拂袖者,鲜有作为,浊者自然浊之又浊了。其实也不能保证清者永远自清。不过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欺压百姓的事情我坚决不做,比如说强占农民耕地,强行逼人拆迁我都不干。我心软,看不得农民的惨状,看不得他们那种几近绝望的眼神,因为我的祖先都是农民。救济款我不贪,宁可自己少吃点,也不做那没人性的事情。如果是承包工程就得贪,不贪白不贪。这钱都是开发商的,送给别人不如送给我。我要是装“廉政”,别人会笑我傻瓜,还是随大流。  我也时常揽镜自照,自怨自怜。应该说,我还是一个好人。虽然有时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使用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手段,也许是卑鄙下流的,可我也很无奈啊。有人骂我是官僚,昏官、贪官、腐败分子,是官员中的败类。唉!其实做官难啊。一件事成功了,要归功于“上级的正确领导”;一件事办砸了,千般受人诋毁。  做好官有坏人骂,当贪官有好人骂。  好像是李鸿章说过:“天下容易的事情就是做官,若连官都不会做,那也太愚蠢了。”话虽然说得有些道理,可是你要想做一个好官,真的是难于上青天啊。做好官群众自然拥护,可得罪的就是一大批同僚,甚至上级。做了官,你就得学会适应官场的潜规则,要重塑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孝敬上级要请客送礼,所以你得有钱。官场是有钱人的游戏场,囊中羞涩者是当不好官的。光靠那点工资是根本不行的!那么这钱不是贪的是哪里来的,不贪不收你拿什么去孝敬你的上级?如果没有钱,不能织就一张关系网,没有关系和靠山,空有一身正气和本领,你只有停滞不前看别人“上”吧,出了问题也没有人来救你。如果你上了,只守着个黄脸婆,没有情妇二奶,不会泡妞嫖妓,也是会被别人嘲笑的,那多没面子啊。所以说性功能不好的人也难做官。唉!不说了,祸从口出,有一些人天生口水多,喜欢对人对事指指点点的,不管它了,我还是先做我的官吧。  我也时常对照别人,可我还是很自信的,和他们相比,我还是一个好官。只是在今后,我也要学会做“人”了。不管是什么场合,我都不能搞坦白从宽,更不能搞揭发检举。不是有一么句话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因为,我还想我老婆孩子能平平安安地过好他们的日子。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进去”了,你们说我还是不是好人?不管怎么说,我还不能算是坏人吧,起码我还是一个多少有点良心的人?    (林儿,2009年6月7日星期日) 共 42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好
癫痫饮食要注意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