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实战纪 九十三、少主

2019-09-26 03:19:12 来源: 和田信息港

虚实战纪 九十三、少主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再次回到地面的甬道之中,张龙潜先是掏出给左泠发了条讯息,随即向季海云点点头便一同施展匿身术隐匿身形,而后捏着屏蔽器小心的踏上了楼梯。

这段楼梯不算很长,但是却超出了张龙潜想象中的长度,从外面看这栋建筑物时,除去低矮的甬道外,上面至多也就三米左右高,按理来说这段楼梯也必然不会太长,然而两人走到现在却明显的已经往上超过了两米的垂直距离。

难道上面的房间只有一米高?还是说直接就是露天的?

不禁皱眉暗自揣测,张龙潜心中却又觉得不对,毕竟之前从外面看时,这座建筑物确实像一个四方盒子一般,上面是封闭的。

“空间扩张术。”

季海云严肃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张龙潜下意识向他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虚实战纪  九十三、少主

,这才想起两人都已经隐匿了起来,便问道:“是什么样的法术?”

“‘缩地成寸’的逆向法术,和缩地成寸一样,是牵扯到空间的高级法术,整个道法界能缩地成寸的不超过十个,会扩张术的更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就我所知,这样的人苍家一个也没有。”

听见季海云略带凝重的声音,张龙潜不由放慢了脚步,沉吟道:“也就是说……也许有别的什么人在帮助苍家?”

“如果真是那样,我们怕是会比预想之中树起更多的敌人。”

季海云的声音比往常要沉重一些,张龙潜轻轻皱起了眉,随即认真的对季海云道:“海云,如果情况真的朝向坏的方向发展,我希望你能……”

变得严肃的声音没能说完就被季海云打断了。

“大小姐,我们既然都与你一起来了,就别再说什么让我们撇开关系的话了。”

坚决的声音就如同当初白露对她说的话一样。张龙潜没有再开口,看不见她表情的季海云没法猜测她现在的想法,只能从那份沉默之中推测她应该也是如同那次一样妥协了,于是他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唤了她一声便小心的走到大开的木门前,而张龙潜也没有继续待在原地,而是随着季海云的声音无声无息的跟了上去。

门上刷了暗红色的油漆,其上有铺满整扇门的细致描金,似乎是什么神怪的纹饰。明明显得贵气十足,却莫名的令人觉得十分压抑,看了一眼后张龙潜便立即从门上移开目光,谨慎的贴在门边往里张望。

那是一个比外表大得多的房间,从建筑外部根本想象不出有这么大的空间,高足足有四米多,整个正方形的房间面积也远远超过了这座建筑物的外观,看来也是用空间扩张术弄的。

房间正中央摆着一套铅灰色的沙发,一个人背对着他们窝在沙发中,双臂搭在扶手上。很是悠闲的样子。在那些沙发中间,规律的排布着许多刻着花纹的半人高石头,地上也隐约有一些纹路,虽然比张龙潜见过的传送阵要小上两圈,但看来也是同样的东西。

恐怕那里就是通往苍炎的所在之处。

看着那毫无防备的后脑勺,张龙潜皱了下眉,向季海云询问:“打晕?”

季海云立即否定了:“不行,且不说他能保持失去意识的状态多久,万一他醒来跑出去看到没事的南宫……这不就是给南宫添乱吗?”

张龙潜没有反对,毕竟只要稍稍一查就可以发现绝灵杀阵有运转过的迹象。到时南宫飘的处境确实就很危险了,于是略作考虑她便开口道:“我先放屏蔽器。”

“嗯。”

捏着屏蔽器稍稍估计了一下,整个房间刚好是屏蔽器能覆盖的空间,不过这样一来就得把屏蔽器在房间中央启动才行。

跟季海云交换了一下意见。两人便小心翼翼的朝那个守卫走去,待到距他只有十步之遥时,张龙潜手腕轻轻一振,屏蔽器便从两个沙发之间准确的落到传送阵旁,悄然碎裂,无形的屏障立即扩散开来。

刚刚因这份顺利而松了口气。张龙潜却突然感觉到有人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她心中一凛,立即看了过去,却见那原本背对着她的人依旧维持着原本的坐姿,但是竟是正面朝着她,脸上还带着诡异至极的微笑。

那个人,脖子转动了一百八十度!

未曾想过的诡异画面让张龙潜一瞬间怔在原地,随即就感觉一股冷意从脚底升起,刹那间便覆盖了全身,就连心脏似乎都要停止了跳动。

这时季海云陡然在她跟前显出身形,同时五指一张,数十条蓝色的光带便在他面前织成了布匹似的光幕。几乎是同一时间,光幕便陡然向着季海云的方向凹陷下去,距离他的鼻尖仅有一拳之遥,就仿佛有一柄无形的利剑突然斩了过来。

“哦?”

略带惊讶的男声响起,那个守卫便维持着脸部朝后的姿态从沙发上站起,倒退着走了过来。他看着季海云,嘴唇未动,却发出了清晰的声音。

“看这法术……你是季家少主吧?”

并没有对那诡异的守卫感到震惊,季海云只是勾起唇角,露出平常的爽朗笑容,反问道:“如此喜好,看来,你就是传闻中的南宫少主了吧?”

冷意随着那守卫开口而迅速消失,恢复了正常的张龙潜立即便意识到刚才那恐怕也是一个诡异的法术,果然这念头刚起她便在脑中得到了季海云的警告。快速的与季海云交换了一下意见之后,她便静静的看着那脑袋的位置不太正常的南宫家少主,没有显露出身形。

“果然是坏事传千里,就这点吓人玩儿的小爱好还被传出了八卦,我也无奈得很呐。”

说话间,一阵烟雾似的东西从南宫少主身上升腾而起,眨眼间他便成了一个正常模样的青年,虽然神态完全不同,但那清秀的面容却也与南宫飘有五六分相似。然而与季海云将气息收敛得不留一丝痕迹的做法完全不同,虽然同样都是少主,南宫少主的身上却是锋芒毕露,那毫不掩饰的强大和刺骨的冰冷均让张龙潜忍不住心头一跳。

和季海云一样,这个南宫少主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法师”。

(未完待续。)

周口治疗睾丸炎医院
周口治疗龟头炎方法
周口治疗龟头炎费用
周口治疗龟头炎医院
周口治疗男科方法
本文标签: